当前位置: > 铁骑视点 >

拐走主人儿子养26年 保姆:找到他父母我就去坐牢(2)

2018-01-13 06:57 被浏览()次

▲儿子刘金心

▲儿子刘金心

▲刘金心在外打工,新房子基本没怎么住过。何小平经常会过来替他打扫清洁

▲刘金心在外打工,新房子基本没怎么住过。何小平经常会过来替他打扫清洁

  寻亲

  “如果他跟着亲生父母,在解放碑长大,

  也许会读大学、硕士、博士”

  “如果他跟着亲生父母,在解放碑长大,也许会读大学、硕士、博士”

  这些年,何小平无数次想过要给这个拐来的儿子找到亲生父母

  “那时候我太年轻,不懂事,死了两个孩子就像得了失心疯。后来我自己有了生养,体会到当妈的心,丢了孩子心里该有好痛。”可是“一想到要伏法,我就不敢了”

  哪怕三四年前,前夫刘小强跟她发生口角后,扬言要举报她,“敲诈”她13万,她也认了,写下一张欠条。不过刘小强说:

  “那是我一时意气,我知道那是何小平的死穴,吓唬她的,欠条过后被我撕了。”他强调,“拐个孩子,是她自己的主意,我是不同意的,不过她这些年一直对孩子很好,我基本没怎么管。”

  何小平去庙里求了一尊观音菩萨,把菩萨带回家摆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,“我把我做的歹事全部说给菩萨听,求菩萨原谅我”。

  接着她一个人偷偷来了一趟重庆,那是她时隔多年再次来重庆,她想找到当年那户人家,可是“一切都变了样,翻天覆地,全是高楼大厦,我找不到路”,何小平只好又回去。

  直到2017年夏天,何小平无意中看到一档电视节目《宝贝回家》,

  “七八十岁的老母亲,一辈子都在找四五十年前丢失的孩子,满头白发了还在找。我觉得我自己不是人,作孽呀。”

  何小平跟儿子、女儿坦白了,女儿哭着求她,“妈妈不要去自首,我怕你要坐牢。”但何小平执意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自首。

  2018年1月3日,慢新闻—重庆晚报记者也去了南充市公安局顺庆区分局打拐办。警方证实:

  大约半年前采集了何小平、刘小强、刘金心的DNA,可以证明的是刘金心与何小平和刘小强没有血缘关系。

  刘金心不能接受,“那天我买了一瓶白酒,把自己灌醉了。”后来他离开南充,去了广州一家电子厂打工,月薪5000元,

  “我前几天又把自己喝进了医院,心里憋得难受。”但他宁愿憋着也不愿多谈,只说,“我妈对我这么好,我没想过我妈不是我妈,亲生的能找到就找,不能找到就算了。”

  刘金心初中辍学,是何小平觉得最对不起他的地方,

  “如果他跟着他的亲生父母,在解放碑长大,也许会读大学、硕士、博士,一定会有出息。但他跟着我,吃了很多苦,书没读好,也没个好工作。”

  刘金心的DNA被放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,可是,半年过去了,通过比对认亲没有找到他的亲生父母。

  寻亲关键词

  解放碑、大院、医院、绿色大门、梦生……

  何小平很着急,上周,她再次来到重庆,希望通过慢新闻—重庆晚报公开寻找刘金心的亲生父母。

▲解放碑还是那个解放碑,但周围已变了模样。何小平来到当年的临江门2路车总站附近寻找线索。

▲解放碑还是那个解放碑,但周围已变了模样。何小平来到当年的临江门2路车总站附近寻找线索。

  线索一:解放碑

  何小平说,1992年来重庆,她先在临江门舅舅家住了一晚,是舅舅给了她那张捡来的身份证,还给她出了做保姆拐孩子的主意。但舅舅十多年前去世之后,她跟舅舅一家就失去了联系,也忘了他家的具体地址。

  从舅舅家走到解放碑2路车总站,何小平一路打听,走到储奇门人才市场,遇见男主人,男主人带着她从储奇门人才市场出来,坐了一趟公交车,大约两三站地就到了,好像又回到了解放碑。

  当年的2路车总站,至今仍在解放碑邹容支路。1月4日,慢新闻—重庆晚报记者带着何小平从邹容支路出发,走到储奇门人才市场,试图帮助她寻找记忆,但她说,“记不住了,都变了。”

  而就在十几天前,储奇门人才市场也被拆掉,劳动力却没有散去,他们还在原地站着等待,几十年了他们习惯在这里寻找雇主。一直生活在附近的陈婆婆说,往前走就是凯旋路、较场口、解放碑一带,不需要坐车,几十年来也没有公交车;凯旋路倒是有公交车去七星岗、文化宫方向,原来是9路,现在是109路。她当年会不会是走到凯旋路,又坐的车?

  南充警方也来重庆找过。原解放碑派出所、较场口派出所、大阳沟派出所整合为新的大阳沟派出所,但是南充警方没有在大阳沟派出所找到当年的报警记录。

▲当年的储奇门人才市场已经拆除,何小平仍能认出这就是她找工作的地方

▲当年的储奇门人才市场已经拆除,何小平仍能认出这就是她找工作的地方

  线索二:成片的大院子、医院

发表评论 还没有注册?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